您的位置:首页  »  【偏偏要做你的M】(4.12)【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12章  吴小涵跟着我进了调教室,坐到了调教室里的床上,微微笑着对我说:「那,给我换上钉鞋吧。」  我于是乖乖用嘴叼下她的拖鞋,又一次把钉鞋叼了起来,套到了她的脚上。  然后,我便伸手为她系上那粉红色的鞋带。  鞋上还设计了一块和鞋面浑然一体的粉色的布料,来将鞋带遮挡住——我于是用嘴叼住那拉链小心地拉好,将鞋带掩藏进去[ 1].于是,那浅粉色的鞋身浑然一体,将她的小脚完完整整地包裹了起来——这样,一会儿也就不会被血弄脏了吧。  这纤细柔滑的造化,实在美极了。  摧毁我的,就该是这么美好的东西呀。  吴小涵没有耽误,很快命令我在踩阳用的那个cockbox下面躺好,把自己的肉茎从小洞里拿出来,放到桌板上。  不过,按照她的要求,我并没有把蛋蛋也放上去——她说「蛋蛋太脆弱了,怕真的踩坏」。  终于,她兴奋地站到了cockbox上[ 2].钉鞋把她的脚包裹得很紧,让她的脚看起来格外纤瘦——我愈发有了一种「被这双脚这么对待,我都心甘情愿」的感觉。  可鞋底金属色的锯齿中凸起的那几颗可怕的尖钉,却有如獠牙一般,让人看着直冒寒意。  从那寒意中,我感受得到,吴小涵这双注定残暴的鞋底,已然是不可抗拒、不容置喙的。  我脆弱的身体,在那些尖钉下,只能被活活撕碎。  她笑着问我说:「你准备好了吗?你确认我可以踩?」  我带着一丝恐惧,点了点头。  于是,吴小涵轻轻地把鞋底踩到了我还微微勃起的肉棒上。  即使她还并没有压上多少重量,我都已经感到了钻心的疼痛。  那几枚鞋钉带来的感觉,有些像是钉子带来的感觉——只不过,不同于钉子敲击时转瞬即逝的疼痛,此刻这种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着,毫无消退。  而且,这次不再只是单点的刺痛,而是下身的好几个位置同时传来了剧痛。  「疼吗?」吴小涵问道。  「嗯……」我咬着牙齿,几乎都说不出话来。  而吴小涵又加力轻轻扭了一下。  这下子我再也受不了了,本能地伸出手企图保护自己的下体。  而吴小涵丝毫没有抬起她已经踩在我的肉棒上的那只脚,反而把另一只脚抬起来,让她全部的体重都压到了我的可怜的肉棒上。  我开口求饶:「小涵学姐……我……我受不了……慢慢来……可以吗?」  说着,我的手胡乱地抓,身体也本能地扭动起来。  随着她的力气越来越大,我的神经系统做出了本能的反应,终于忍不住抓住了她的鞋子。  「你的脏手,抓着我的脚干嘛呢?」她有些责怪地问道。  剧痛让我并没有如往常那样乖乖放开手;可是,吴小涵已经自己抬起脚甩开了我的手,然后跺了上来。  我看得清清楚楚,她这一下跺击得并不算重——可是,我下体感受到的感觉,却像是有几百枚钉子同时刺穿了我的肉棒一样。  我疼得几乎都崩坏了咬紧的牙齿,一声凄厉的惨叫后,本能地开始猛烈挣扎。  吴小涵倒是只踩住了一两秒,就很快抬起了脚。  我立刻便在我的肉棒上见到了鲜血,而踩踏的桌板也已经被鞋钉踩出了一排小坑来。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她再次用力跺下。  砰的一声,鞋钉毫不留情地砸入了可怜的肉茎。  剧痛在清空我大脑的同时,让我几乎抽搐到让自己脱臼。  可是,吴小涵这次没有抬起脚来,反而继续踩在我的肉棒上。  「求求你……小涵学姐……我……我真的不行了……受不了……」我惨叫着向她求饶,一边拼命挣扎。  「这就受不了了吗?我下脚已经很轻了呀。你又不是没被我踩过,应该知道我已经很温柔了。」  说完,她抬起了脚,再度把鞋底对准我的阳物砸了下来。  我都怀疑那强烈的痛觉要将我的脊髓烧毁了。  难以抑制的逃生本能让我猛烈地挣扎起来。  也许是我的力气确实还是蛮大,这一挣扎,直接把cockbox给掀了开来。  吴小涵失去重心,从桌板上跌了下去——还好桌板不算高,她并没有摔倒,只是落在了地上。  还好这调教室的地面并不是木地板——要不然,钉鞋肯定早就在地板上踩出一排坑洞来了。  我知道我闯祸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好在她的身边求饶。  而吴小涵爬起来后,直接狠狠把我踹倒,踩到了我的胸口。  那狠狠的一踩中,我感觉到鞋钉直直碰撞到了肋骨上的酸痛。  她俯视着我,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生气:「越来越过分了,嗯?你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吧?」  「对不起,小涵学姐……对不起。你……你惩罚我吧。」  吴小涵拿出了手机,正准备电我,可很快又收了回去:「算了。电你也没用。估计你该疼还是会疼。」  她抬起脚的时候,我的胸前果然也已经留下了一排小血坑,向外慢慢渗出鲜血来。  看来,鞋钉的威力果然可怕。  她也没有再继续踩踏我的下体——她知道,再继续踩我,我还是会因为本能而挣扎。  就算把我的手脚绑起来,我力气这么大,只要扭一扭腰臀,也能再次把桌板给掀起来。  于是,吴小涵嘟着嘴说出了她的结论:「看来今天是没法踩烂你的鸡巴了,唉。那就先踩踩你别的地方吧,都放你一马了,这次你可要乖一点噢。」  说完,吴小涵便拿着我胸前已经满是鞭痕的皮肉开刀了。  她没有冒失地双脚踩在我的身上,而是稳当地把右脚踩稳在地上,用左脚跺起我的身体来。  猛烈地跺了第一下之后,我就疼得捂住胸口,打起了滚。  「求求你……小涵学姐……放过我……」我惨叫着。  但是,等我稍稍静下来后,她抓住我捂住胸口的时机,往我的肚子上又是狠一踩。  而当我捂住了肚子时,她又能找到我腰身侧边的空档,狠狠踩下去。  如此重复了没几下,我的躯干前面就已经满是小小的血坑了。  她此刻丝毫不怕我再挣扎——就算我乱跺,她也总能在我身上找到能跺到的地方。  而且我的这种反抗,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她的脚底挥舞着那可怕的尖钉,我不管用哪里去挡,只可能让那个部位也被一起踩烂。  她的力气越来越大。  又一脚狠狠砸在了我的胸口,鞋钉深深凿入了皮肉。  这次,她却没有抬起脚将鞋钉从我的身体里拔出来;相反,她开始继续用力往下压着,同时把脚往后拉扯。  这一扯拽,还嵌在我肉里的鞋钉,便径直撕开了我的皮肉,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种缓慢的撕裂,将疼痛完整地灌送到了我的大脑里——持续的剧痛几乎令我崩溃的同时,却没能让我麻木。我甚至都能感受得到每一根纤维断裂的刺痛。  我终于惨痛地哭出了声,一边哭着,还一边嘶吼地惨叫:「啊啊啊——疼——啊——求求你——」  从那可怕的深红色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往我身体两侧流淌下去。  而这血流刚刚滴到地板上的时候,吴小涵就已经又抬起脚猛然一跺,并再次撕出几道可怕的深沟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我已经连一个词语都发不出来,只能如此简单地嚎叫着。  吴小涵不以为意,一边踩着,一边还在感叹:「嘿嘿,这么惩罚你,比用电击,来得有趣多了呢。这双钉鞋买得真值。」  说完,她继续自在地踩着我的身体。  仅仅这么踩了十几下以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胸口疼到几乎不复存在了。  不过,这种非人的折磨没持续多久,吴小涵就没再敢继续下去了。  她也很清楚,再继续踩下去,我的肋骨都要露出来了,失血也将无法控制了。  用纱布盖住我的胸口之后,依照惯例,吴小涵还是把她的钉鞋伸到了我的脚边,冷冷地命令道:「呐,你看看,我的钉鞋上全都是弄得是你的血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乖乖舔舐起她的鞋子来——那银光闪闪的鞋底被我猩红的血污几乎彻底盖住。  那些尖锐的鞋钉,就连当我用舌头轻轻抚过时,都戳得我舌头有些疼。  此刻,我前所未有地觉得吴小涵已然彻底是一个女武神、一个恶魔、一个绞肉机。  吴小涵很享受我这种恐慌的神情——她很享受自己对我的这种百分百的征服和主宰。  只要她稍稍一动脚,就可以轻易把我撕烂。  果然,在我舔到一半的时候,她问我说:「怎么样,你的舌头喜欢我的鞋底吗?」  「喜……喜欢。」我小心翼翼地答道。  「那……」她坏笑着:「让我踩踩你的舌头,你会介意吗?」  「啊?」我慌了神:「你……你真的想吗?」  「嗯。」她淡淡地说:「怎么了,你不愿意吗?」  听到她如此淡然的的语气,我反而有些害怕;似乎,我要是拒绝她,会让她失望,或者让她暴怒——总之不会有什么好事。  「没……没有……」我低声下气地说着,乖乖伸出了舌头放好在地上。  「乖噢,小废物。」说完,吴小涵把前脚掌牢牢踩到我的舌头上,狠狠压住。  鞋钉已然戳入了我嫩弱的舌头,令我疼得直直打抖。  「小废物,学姐帮你把舌头扯长一点,好不好呀?舌头长了,以后才好满足学姐呢。」  她说着,踩住我的舌头用力向外拉拽。  鞋钉牢牢擒住我的舌头,彻底避免了舌头和鞋底间有半点滑动。  我疼得呜呜乱叫之时,可她越来越用力地拉扯着:「乖,你的小舌头,肯定很喜欢被学姐这么踩吧~」  这撕心裂肺的剧痛,我是真的不可能有半点喜欢——毕竟,再怎么喜欢受虐,我的身体本能也还是存在的。  只是我此时根本无法说出话,甚至摇头都无法摇头,只得任凭她言说。  她脚下拉扯的力气渐渐加大,让我都开始害怕自己的舌头会被整根地扯下来。  不过这种害怕似乎是多余的——鞋钉和舌头之间的啮合似乎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牢固,终于,鞋钉还是开始在我的舌头上滑动,并撕扯出一道道伤口来。  我说不出话来,可却依然能够惨叫。  只是,这「啊啊啊」的无止而凄厉的悲嚎,对于吴小涵来说,反倒成了一种性唤起的来源,甚至比娇喘声还要能撩动她。  终于,鞋钉已经滑到了舌尖的位置。  所以,她应该会抬起脚,重新踩到靠近舌根的位置的吧。  不,我错了——她没有这么做。  吴小涵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甚至没有给我把舌头缩回去的机会。  她直接便先用另一只脚踩上我的舌根,然后才抬起踩住舌尖的这只脚。  虽然我的舌头很小,但她还是踮起脚尖,凭着钉鞋最前面两枚鞋钉的钳制完成了这一切。  多么精妙的动作呀——只有吴小涵这纤细灵巧的小脚,才能如此自然地完成。  她此时看了我一眼,鼓励道:「好好忍住噢。我记得,你的小舌头被虐肿以后,舔起我来,我特别舒服呢。你就稍稍委屈一下啦。」  说完,尖锐的鞋钉又狠狠戳进我的舌头。  我一想到自己是为了把吴小涵舔得舒服,便又忽然又有了动力,来强迫自己忍住这几乎不可能忍住的剧痛。  而吴小涵像是用嫩肉针在处理肉排一样,用鞋钉反复用力戳着我的舌头。  直到眼看我舌头上的血流也难以止住的时候,她才彻底停下。  而我的眼睛早已被泪水覆盖,看不清面前的一切了。  只听见吴小涵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哎,你看你这没用的舌头,这下全是血,都没法帮我把鞋舔干净了。」  她此刻在意的,竟不是我死去活来的痛苦,而只是没法用来为她舔鞋?  我知道,她只是故意这么羞辱我吧。  确实如果她是真心那么想的话,那多好呢——作为她的M,我就应该是她的一件工具,而她也丝毫不须要在意我的痛苦。  ……  终于,在我忍着痛用嘴帮吴小涵换下钉鞋后,她也冷静下来,帮着我先是止血,后是给伤口消毒。  我胸前的那些深深的豁口,甚至已经比腿上当时用刀刻划「M」时留下的伤口还要深了,实在可怕至极。  有一些地方的皮肉已经几乎被刮成了肉丝,仅仅勉强地粘连在身体上。  好在吴小涵见过几次手术缝合操作之后,自己已经学了个大概,于是自己便帮我完成了伤口的缝合。  仔细看着我那些被撕裂的皮肉时,她自己都有些吃惊于钉鞋那可怕的杀伤力,忍不住感叹:「这钉鞋真是太可怕了,今天真的辛苦你了。」  其实每次当吴小涵冷静下来后,或多或少是会心疼我的。  于是,处理完我的伤口后,她对我说:「我把钉鞋丢了吧。要留着的话,说不定以后又会怎么对你呢。」  「可是,」我说:「你不是还是想下次再用它虐我的鸡巴的吗?」  「不了,」她说:「这东西真的太可怕了,真会把你完全踩废的。」  「踩废了也不怕呀,」我说:「不用担心把我虐废的,小涵学姐。我说过,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是代你保管这具属于你的肉体而已。」  「可是,真把你虐废了,以后我就没有可以玩的啦。」吴小涵解释道。  「不会的呀,小涵学姐,你可以找别的M玩嘛,」我说:「你本来也是调教过不同的M的呀。」  「你怎么这么傻呀。」  「小涵学姐。我只是希望,所有的你想尝试的东西,我都能用我的身体来满足你。哪怕你想阉我,也可以立刻做的。你要是担心以后没有玩的,也不怕,我会再去帮你找其它M来给你虐的。」  「不,」吴小涵摇摇头:「我不想要别的M。我现在只想要你。」  每次吴小涵说出这样的话时,我都会甜蜜得不好意思。  「谢谢你,小涵学姐。」我紧紧抱住了她的腿。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