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奥丁领域]满月之梦(受诅咒王子Cornelius x 森林魔女velvet)】【作者:落裔】
字数:55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奥丁领域]满月之梦(受诅咒王子Corneliusx森林魔女velvet)  人物简介:Cornelius,本文名字:柯尔涅留斯简介:身份本是タイタニア王国的唯一继承人,爱上了魔王オーダイン的私生女ベルベット,遭到父亲的反对。却无缘无故的被恋人的兄长诅咒成兔子并得到了一把宝剑,随后发现了宫廷内的阴谋,不过被改变外貌的他无法得到父亲的理解,也不敢与恋人相认,只能独自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辗转来到了兔子街…  (设定取自:奥丁领域里普特拉西尔游戏人物介绍)  velvet,本文名字:蓓尔贝特  灭亡的魔法大国バレンタイン的公主,自从国家灭亡后便一直隐居於森林里,拥有森林的魔女的称号;  面对任何逆境也非常坚强的VELBET并没有害怕死去的母亲所预见的「死」与「咒」,抱着必死的决心与命运对抗,在世界灭亡的前夕奔波劳累;拥有冷静的头脑,但却是意外地温柔的少女。(设定取自:开箱 -魔鬼中的魔鬼身材!《YAMATO》奥丁领域贝露蓓特(小红帽))  满月,圆滚的月儿在黑夜中如玉,不同於白昼之阳光,皎洁的月光散发着柔美的光芒,细碎的轻洒在森林中。  「今天的月色真美…」月色下,头戴红斗篷的绝美少女对着身旁的兔子剑士说道。  「……」毛绒的蓝兔子看了看月色,又看了看少女,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其实你才最美,我的蓓尔贝特…」  「听说满月的魔力最强,许下愿望就能实现呢。」少女海蓝色的双眸看着圆月,接着虔诚的低下头,轻闭双眼,双手合十地祷告:「愿,柯尔涅留斯……」  听到少女清冷的嗓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却无法相认,柯尔涅留斯痛苦地紧握住剑柄,脸上闪过哀痛的神情。原本身为人人称羨的英俊王子,优秀俊逸的自己受到邪恶的诅咒,竟成了矮小兽族,一只可笑的兔子剑士,如何跟爱人相认…  认真祷告着的少女,金色的长发垂拢在白皙的脸蛋旁,垂挂在手腕上的锁链宝石闪烁着红光,稚嫩的腰肢透着淡淡的光芒,犹如女神般神圣,几乎让柯尔涅留斯想要下跪膜拜。他的…蓓尔贝特,他的爱…  哀痛的情绪让柯尔涅留斯忍不住在心里呐喊,为什么他会受到诅咒?要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诅咒变回成人?  生活在爱人身旁,却不能相认,不能拥抱,不能相爱…他真的好痛苦!  他…真的好想变回成人──…  蓓尔贝特是魔王奥丁的私生女,被称作森林的魔女,也是自己爱人,无论过了多久,每每想起初见爱人的时刻,那份悸动总让自己激动万分。  精緻的五官,淡漠的神情,却在抚摸安慰迷路的小鹿时,透出温柔的微笑…  犹如眼前在自己怀里沉睡的美人,让自己困惑又激昂。  彷彿从梦中猛然清醒,柯尔涅留斯第一眼看到的是蓓尔贝特熟睡的脸庞,还来不及贪恋於少女的睡颜,柯尔涅留斯警觉的环顾四周,「……?」  明明仍是在森林野地中,但为何两人竟毫无防备的席地而息?甚至相拥睡去?  然而这不是让柯尔涅留斯最惊讶的地方,「这…!?」柯尔涅留斯看着自己的手掌,不可置信的紧握再松开,上下看了看自身,还是人类模样时的自己,王子模样的装扮。而怀中紧抱着的,是自己最爱的宝贝!「蓓…尔贝特…」  这是梦吧!自己能用双手紧拥着爱人…柯尔涅留斯几乎是颤抖着亲吻着女孩的光洁眉心,藉着月色光晕,细碎的吻流连在少女的脸庞。  「唔……」似乎因为男人的骚扰而被吵醒,蓓尔贝特低吟了声,缓缓地张开双眼,迷茫的眨了眨,然后露出柔美的笑容。「柯尔涅留斯…」  柯尔涅留斯几乎要沉溺在那双水蓝双眸中,无法自拔。「蓓尔贝特…」  情不自禁的吻上那粉嫩的樱唇,而少女也青涩的回应,柯尔涅留斯彷彿受到莫大的鼓舞,带着剑茧的手指,沿着少女的轮廓轻而缓的抚摸。  拂过纤细的颈,男人却未解开红色的领结,反而来到高挺处,隔着黑色丝绸微微收拢指尖,准确地找到坚挺的峰顶,轻轻地揉捏。「嗯…别……」  少女羞涩的颤抖轻哼,小手揪着男人有力的手臂,惹来男人的轻笑。「喜欢吗…?」  蓓尔贝特几乎不敢看向男人邪佞的笑容,闭着眼睛低喘,缓缓地摇头。「嗯……」红色的斗篷因少女的动作而松开,金色的长发散落在草地上,使得少女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不喜欢?那这样呢?」柯尔涅留斯的手指拨开丝绸下金色的流苏,指尖潜入贴身的衣料下,粗砺的大掌亲密的紧贴摩擦女孩粉嫩的高挺,坏心再问。  「啊!…人家…不知道………」蓓尔贝特娇喘了声,指尖像猫儿抓着柯尔涅留斯的手臂,划出浅浅的痕迹。  柯尔涅留斯满足却又无奈的苦笑,他的宝贝……他的蓓尔贝特……手指粗鲁地将阻碍向上推高,不受束缚的一双玉兔轻弹跳出,低下头,吻上已那渴望已久的浑圆白嫩,轻啃樱粉色的小巧蓓蕾,如婴孩般吸吮,发出啧啧水声。  「嗯…哼……啊……啊……哈……」敏感的乳球感受着粗砺指尖的搓揉,湿暖的口腔包覆舔舐,蓓尔贝特喘息着颤抖,精緻的眉尖难耐的轻折,小手似推拒似鼓舞地胡乱抓着,「呃……唔……柯尔涅……呜呜……」  「宝贝……」爱人娇羞的低喃轻唤,让柯尔涅留斯忍不住地嘴角上扬,大掌沿着光滑的腰线抚摸向下,一把扯下垂坠在少女腰间的深色丝带,红色的臀巾散开在地上,露出女孩最私密的双腿间。  与纤长长腿上的半透明蕾丝黑袜成套的蕾丝底裤,微微透出的肉色是如此魅惑,柯尔涅留斯的喘息变得更沉重粗哑。  他知道那景致有多诱人,当他还是人类王子的时候,蓓尔贝特的半透明黑丝袜打扮已让他的双眼不知道放在哪里,更何况是他受到诅咒后,他俩一起的战斗中,在激烈的打斗时刻,轻薄飘扬的鲜红绸缎,根本遮不住那养眼的画面。  「柯尔涅留斯…?」拉起蓓尔贝特成站姿,柯尔涅留斯坐在她身后,贪婪的从下方望着几近半裸的爱人。  轻薄而料少的三角蕾丝底裤,根本无法包覆住挺翘的蜜臀,浅浅的柔肤色,若隐若现於半透明的薄纱中,小裤裤外的粉嫩屁股蛋光滑无瑕,此时羞涩地轻颤。少女平时淡漠的神情此时带着困窘慌乱,无助地转头望着自己,之所谓反差萌即是这般可爱诱人的模样。  这个角度他很熟悉,从低矮兽人的视度望去,就是这迷人的景致,即使平时的蓓尔贝特并无裸露,他都能想像这画面。只是那时候的他不敢妄想,也害怕妄想,但他早就想这么做,而终於在此时…能如愿以偿。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多想就这样推倒蓓尔贝特,让少女下肢抬高趴跪在地,翘起白嫩的小屁股,而他仅将黑色的蕾丝底裤扒开,就可把自己的欲望送进那秘境深处,狠狠地穿刺,用力的抽插,完全的佔有自己的宝贝。  但男人还是忍下了野兽般的冲动。  轻扣住蓓尔贝特白嫩的大腿,柯尔涅留斯的鼻尖轻触圆翘雪臀,一下又一下的亲吻少女的臀瓣,沿着陷落的深沟,一路亲吻而下,接着将少女转身,由下方往上亲吻至精緻的耻骨。「柯尔…嗯……」  「宝贝……我的宝贝蓓尔贝特……」感觉到少女害羞颤抖得无法站立,柯尔涅留斯让爱人仰躺在绿色的披风上,继续亲吻膜拜这诱人的身子。  「……啊啊……不……」细碎的吻落在私密的耻骨,或隔着蕾丝亲吻细软的毛发,还有一道力量在底裤最私密处抚摸按压,蓓尔贝特娇羞的想夹紧双腿,却被男人强硬温柔的拉开。  「宝贝乖…」男人的手指微微地施力,指尖隔着蕾丝挤入深豁的凹陷处,轻缓的来回摩擦,而少女的轻喘伴随在耳畔,柯尔涅留斯不想因为被诱惑而粗暴佔有自己的爱人,深深地吞着口水,压抑住心中的狂兽,直至感觉的到少女动情的湿意,才虔诚的吻上那微小的水痕。  「唔…好髒的……别、别亲那儿……」蓓尔贝特犹如小猫般低语,感觉的男人褪去自己的底裤,虽然害怕却也相信男人,因为是她的爱人,柯尔涅留斯。  「不髒,宝贝全身上下都好美。」柯尔涅留斯抬起身,给蓓尔贝特一个充满爱意的深吻,吻得少女迷茫喘息,片刻才发现男人的手指已经在自己体内搅动摸索,指头逗弄着自己从未造访过的地方。  蓓尔贝特从不知道男人的手指也有魔力,她只觉得柯尔涅留斯触摸的地方都让她感到麻痒,尤其是腿心深处更是难耐的让她喘息呻吟,当温热的湿软物灵活探入时,少女彷彿瞬间知晓那是什么,身心羞涩激昂的重重弹起,柳腰如蛇般扭动,如猫儿般细细尖叫,「不…不………呀啊……」  但腿儿被男人紧扣着,过激的情绪逼得蓓尔贝特的嗓子都带着哭音,而男人却不放过这诱人的小东西,火热的唇舌手指轮番的亵玩,挑逗,撩拨,勾弄,源源不绝的蜜液涌泄而出,香浓的花汁淌湿娇嫩的腿心,肥嫩花贝中的小巧花蒂,更是在泥泞中坚挺肿大。  「呜呜……嗯哈…啊啊啊啊……呀…」一波波的酥麻快感在柯尔涅留斯的逗弄下如海潮般涌现,波涛剧烈如海啸,痠麻的高潮让蓓尔贝特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无意识的呻吟娇喘。  然而那紧緻的狭窄之处,即使被男人小心仔细的开发,却仍无法顺利容纳接下来的侵入。原本瘫软的身子,因感受到外物的挤进,撕裂般的拉扯,疼痛的抗拒挣扎,瞬间紧绷的厉害,让柯尔涅留斯仅仅是进入便感受到强烈的阻力。  「疼……不要……呜呜…坏人………」  「嘘…宝贝…放松……」粗长怒张的男根此时坚硬如铁,圆大的前端缓缓地摩擦挤入,男人温柔的低喃安抚,但下身却强硬的进犯,绝对的雄性力量压倒性的辗压,小小的花径被巨硕塞满,稚嫩的甬道被迫撑大,可怜兮兮的紧缚着张狂的火热,感受男性硕大上的突起青茎,害怕的轻颤。  「…呜呜……不要动……嗯…啊…要坏掉……呜……」跪在少女腿间的柯尔涅留斯耳边听着悦耳的喘息,下身感受着天堂与地狱般的紧缚感,伸手抓起蓓尔贝特瘫软无力的双腿,倾身向前,让两人的身躯更加紧贴,交合之处不留一丝空隙,粗壮的肉刃深埋在层层媚肉中,彷彿得到天下最合宜熨贴的刀鞘,再也不愿拔出。  「…宝贝,宝贝…我不动了,嗯?」柯尔涅留斯忍住冲撞的欲望,低头亲吻着蓓尔贝特的泪眼,抱起疲软的爱人,「来,脚环住我的腰。」  「唔…你说你不动…」忍耐着下身被填满紧塞的不适,蓓尔贝特微嘟着嘴,却也乖乖的将修长的腿儿缠在柯尔涅留斯精壮的腰间,感觉男人粗糙的手掌满意的抚摸自己的屁股。「…嗯…不要…啊──……要坏了…」  柯尔涅留斯捧起女孩滑嫩的小屁股,将女孩调整成坐跨在自己身上,这个姿势让他们更加的契合,男人的硕大尖端直抵花心,深深地摩擦稚嫩的内腔,灼热的囊袋紧贴着粉嫩的翘臀,传达对爱人的强烈欲望。「宝贝好乖,不会坏的,你瞧你把我都吃光了。」  「呜嗯……讨厌…」蓓尔贝特娇憨的轻哼,捶打的小手被男人抓住,往两人交缠之处抚摸,浓密而湿黏的毛发互相缠绕,还有让人羞耻万分的贯穿,「咦……」  「来,摸摸看…」柯尔涅留斯微微抬起怀中娇躯,让蓓尔贝特的指尖感觉湿泞的热烫,在看似教学的过程中,混入一下又一下的顶弄,又轻又缓,一点一点的让女孩习惯体内的硕大,不再抗拒。  「嗯……唔…啊哈……不……嗯哼…」另一股痠麻蔓延而上,明明一开始只有的紧绷不适感,逐渐被难以言喻的感觉取代,蓓尔贝特无助的紧抱住男人的肩颈,承受越来越猛烈的挺刺,「不要…啊啊…要坏了……呜呜…嗯……你说…啊…不动……」  黏腻的花蜜随着肉体的拍打撞击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每次的抽出送入,都不再受阻,柯尔涅留斯的肉棒在柔嫩的幽径中穿梭捣弄,带出一股股细微的白沫泡泡,汩汩而出的蜜汁,馨香甜蜜的让人沉溺,小小的肉穴温暖的紧裹,媚肉娇羞地纠缠,此时此刻的他再也无法忍耐,这销魂的快感,他还要更多──……  改将少女跪趴着,雪臀高高撅起,柯尔涅留斯大掌抓着浑圆臀瓣,紫红色的肉棍磨蹭着找寻入口,圆硕的前端在滑腻的花穴口廝磨,将娇嫩的花瓣逗弄得颤抖不堪,肉洞不安的收缩张合,才猛然一挺,噗嗤一声整根没入,然后抽出,再深深刺入,沉甸甸的囊袋一下下拍击在湿泞嫩肉上,啪搭啪搭的回响。  「啊啊──……嗯…噢……嗯呀……柯尔…涅留斯……」巨棒的冲撞插入让蓓尔贝特高昂的娇喘,扬起优美的颈,长长的秀发也随之飘扬,体内深处的紧窄甬道下意识的收缩紧缠,逼得男人差点缴械投降。  「噢……我的小魔女……」伏趴在香汗淋漓的胴体上,男人的劲腰奋力挺动,粗长肉茎狂恣地抽送,大掌揉搓着爱人的棉乳,拉扯捏捻双乳上的桃红茱蒂,上下疯狂的刺激,惹得少女娇吟连连,失控的啜泣。  「唔嗯……啊…嗯…不……要了……啊啊……」蓓尔贝特哭泣着喘息,觉得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了,她只能瘫软着承受男人的欲望,感觉自己像是被捅坏的无助感,还有让人害怕的麻痒感不断涌上,「柯尔…涅留斯……啊啊──……嗯…呃…呀……」  男人狂暴的撞击,巨刃凶狠的穿刺,胯下囊袋啪啪啪的打在小巧蜜臀,数百下的快速抽插,每次的顶入都直捣稚嫩的花心,恍如要强硬挤入更深更深的地方,「啊啊…太深了…呜呜…要坏了…坏了………啊啊……」  「哈、宝贝…嗯……蓓尔贝特……」柯尔涅留斯猛然压倒身下娇躯,粗重低哑的喘息,又一下极深的用力捅进,几乎要刺穿花壁般深入,压抑许久的欲龙终於吐出炽热的白灼,浓稠滚烫的阳精刺激得肉璧痉挛不止,蓓尔贝特失控的挣扎哀叫。  「呜啊……柯尔…涅留斯……啊……啊哈……」备受刺激的小穴贪食着收缩,将热烫的精华全数吃进花壶,同时再度涌泄出的甜腻花蜜,激烈的高潮逼得蓓尔贝特抽搐着呻吟,柳腰摇摆扭动,脚趾难耐的卷曲,禁欲的黑色跟鞋在挣扎中蹬落在草地上。  而或许不管如何演化,即使由野兽转变为人类,延续后代的使命仍存於雄性基因之中,以暴力防止雌性逃跑,迫使雌性完全接受自己的佔有──  柯尔涅留斯一手用力揉捏着蓓尔贝特的一对乳球,一手按压女子光洁平坦的小腹,甚至可感受到自己的喷射脉动,鼓胀的肉袋紧贴着粉穴抖动,粗壮的男根如栓塞撑满花径,欲望一股一股的喷发不停,意欲将浓稠种子灌满爱人的子宫,让她为自己孕育下一代。  「蓓尔贝特……我的小魔女,我的爱……」  男人最终还是成了野兽。  在森林野地里,与自己的雌兽疯狂交媾。  圆滚的月儿都害羞的躲进了云里,剩下淡淡的光芒,逐渐消逝。  像是暗示着,这夜,将尽。  梦,也该醒了。  依惯例来点结语:  呃,好久不见?看文的大家请多包涵~[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