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小越,我的爱】(1-3)作者:有人生息
我的小越,我的爱字数:7500    ===================================================  引子:刚刚看了下QQ好友里静静的那个角落里的小越,从签名看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我突然心如刀割,分开七年了,我还是不能忘怀,那是我今生最真实的爱。小越之后,再无真爱。    ===================================================                (一)  2003年的夏天,我**岁,升入初二,那个时候,正是花季雨季、郭敬明、流星雨、校园爱情泛滥的时候。  第一天开学,老师安排一个班长,没错,就是小越,我坐在她前面。以前在初一的时候并不是很熟,也就是能叫上名字而已。  第一次仔细看小越,并没有发现这个小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大大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儿,在人堆里并不起眼,短学生头,矮个儿。后来慢慢了解她家境很好。而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高耸胸部,发育的很早,这么大的胸,已经很挺了。  慢慢的上课下课从开始偶尔说话,到相熟,再到打闹玩笑。而我第一次摸到柔软的胸部,便从这打闹开始。那次是开玩笑我伸手打她,本想冲着肩膀去,也不知是她横移身体还是我的手臂半空转弯,我竟然冲着她鼓鼓的胸脯拍了过去,那触手柔软终生难忘,并且再后来摸过无数的胸,无论大小,都难以再有那样的感觉。她并没有着急,而是红着脸尴尬的接着说笑。大方的女孩!  几天之后,清楚的记得,是课间结束的时候,我在教室门外往里走,小越迎着我走来,很普通的一次面对面。但当我看到她眼睛时,我呆住了,如果说那次摸到小越的胸是我今生最难忘的身体接触,那次那次目光相对,便是我今生最难忘的眼光。我的,和她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出那种感觉:美丽、销魂、沉醉。我看呆了,她也对着我的眼睛看,看的很认真,那是我见过最纯净的眼神。真的想不起我们对视了多长时间,也许只是一瞬间,也许是三五秒。  我知道,我爱上了这个姑娘。  买零食,写情书,送回家,陪逛街,打电话,帮学习,还为了有男生调戏小越和对方大打出手。我们越走越近。终于,在初二第一个学期行将结束的时候,我迎来最好的机会。  冬天我们住校,晚上上晚自习。那次是晚自习结束以后,做为班长的小越最后离开教室锁门,而同学们那天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非常看事没有加班学习的全回宿舍了。教室里就我们两个,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开始我们聊天,聊了一小会聊到我喜欢她,我问:「你现在算是我女朋友了吗?」,小越轻低了下头,红着脸没有说话。  我鼓足勇气,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又小又柔软,冰凉又光滑,而我却心惊肉跳。教室里很黑,但我能隐约看到她的表情是愉快的。我看见小越很愉快便放了心,不再那么紧张。几分钟后,我转身关掉了教室的灯,开关离我很近。在关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下,小越很镇静,没有动,之所以说是镇静,是因为后来我遇到那么多女人,再没有谁在未知的激情面前像**岁的小小越那样自如。我把凳子挪的离她近了点,然后坐下伸手揽住了她,小越把头埋下,没有说话,虽然看不到,但我知道,她的脸,应该更红了。而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但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开始我揽着小越手是放在她身体外侧肩膀上的,我上下轻抚了下,慢慢挪到了她的腋下,我的身体也往后靠了下,然后就变成了我在她身体后面抱着她,拉开她羽绒服的拉链,里面是一件毛衣,很薄,隔着毛衣,我开始慢慢的揉着小越的胸部,她的乳房很有弹性。揉了一会儿我凑到小越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她的脸蛋,然后顺着脸颊把嘴凑了过去,两唇相触一霎那,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感谢那时候那么多的校园爱情剧,虽然没有经验,但照着葫芦画个瓢我还是很熟练的,用舌头撬开了小越的牙齿,我的舌头越过了小越的牙齿,她的香舌开始是躲着我,慢慢的越躲越慢,越躲跟我的舌头接触越多……  我们忘情的舌吻,时而我把小越的香舌吸到我嘴里含着,时而她调皮的咬我的舌头。我的手在她毛衣里伸到背后,开始解她的胸罩,那时候很多小姑娘都穿那种小背心或者吊带,小越穿的却是胸罩,两条往后去的带子很宽的那种,一排六个挂钩。  为能很轻易,谁知竟然试了好几次没解开,小越知道我在做什么,并没有阻止,而是亲吻的间歇扑哧的小声笑了出来,我红着脸手忙脚乱的终于解开了那简单的几个挂钩。小越乳房发育的真好,随着我解开两条带子立刻弹开到两边。  再笨的鸟儿都会自知的学会飞,年少未经人事的我无师自通的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激情。  我把小越胸罩推到上面,第一次没有任何隔阂的触摸到了那两座我魂牵梦绕的小山,柔软的小山,能变换出不同形状的小山,我一只手抓一直乳房开始揉搓,抓挤,拨弄。小越的呼吸越来越重,气息里断断续续夹杂这轻吟急哼。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第一次都很猴急,揉搓了几下我把小越的毛衣撩起凑下去含住了她的乳头,很小很短的乳头,我拼命的吸允,舌尖使劲的舔舐,小越的呻吟连续的声大了起来。我开始盘算把手伸到她裤子里去。  我站起身来伸手扶起小越重新亲吻上她的小唇,侧下身体,然后把手伸向她腰间,我见到过她的腰带样式,很熟练的解开,小越似乎是想阻止我也伸手下来,但为时已晚,我一只手贴着她的肚皮滑向下方,一只手架开她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至今清晰记得那经手滑嫩的肌肤,突然接触到的柔软绒毛,以及温热湿滑的花园。我从上往下把手指滑入到肉缝里,突然小越的身体一颤,现在想起,应该是手指划过她第一次被人触碰的阴蒂。我的手指突然感觉到了一片水泽,肉里肉外都是柔滑的淫水。我开始扣挖小越的肉缝,偷看过的毛片起到了作用,我很麻利的找到了洞口,当我伸出一根手指往里插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阻力,也许是很润滑,但现在回想应该是一根手指的粗度还达不到。手指插进去一半的时候我松开嘴唇问,老婆,疼吗?那是我第一次叫小越老婆,小越摇摇头轻轻的说:「不疼,……,你真坏」。  到回答手指没入到根,触碰到一个光滑的圆面,这时小越突然往后缩了下身体,我赶忙问是不是疼了,小越嗯了声我赶紧把手指拿了出来在外面拨弄起来。  小越接着哼了一声,然后回头紧张的看了看教室外,然后对我说:「别弄了,快该到熄灯的时间了吧」。  来想了下,确实是宿舍要熄灯了,熄灯后一会查夜的老师要去看的,下了自习还加班学习的学生也都会在熄灯前回到宿舍,无奈的也看了下窗外,我拿出那时候流行的月光电子表看了下时间,9 点50,暗自骂了声,9 点半下习,十点宿舍熄灯,我们确实该离开教室了。可我还远远没有满足,自始至终我的肉棒一直坚硬如铁。但我心里也确实没底,也就是没胆再做什么,这个夜晚已经够我幸福的了。  「嗯,回宿舍吧」,我把手拿出来,对小越说。  小越做撒娇状把头扑在我怀里,却说:「以后不许这样了!」  我怔了下,以为她生气了,那时候的爱情,真的就是天都没有她大。虽然想做那些事,更想得到她的身体,但面对女朋友的生气,还是会把一切都放到后面。  我急中生智,「谨遵老婆大人懿旨」。  小越已经扎好腰带,扑哧的笑了声没有说话,然后又略带紧张地往外教室外面看了下,回头说:「我们走吧」。  「嗯,……」,我本来迫不及待的想问问小越舒服不舒服是不是很刺激喜欢不喜欢之类的话呢,一想她刚才似真似假的说以后不许这样,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  关好教室的门,我们肩并肩走向宿舍区,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马上到女生宿舍门时,我停下来,小越也站住了抬头看着我。  「越,我永远爱你」,这时我第一次对小越亲口说出,以前,都是写在那些漂亮的信纸上,小越微笑了下,又低了下头。  「我进去了昂」,小越轻松的对我说,然后走进宿舍里。  我目送小越进去后依然瞪在那里,心里想到我和小越会永远在一起,我们会幸福。  那时候,幸福的概念就是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  滴滴答答铛铛的熄灯铃声把我从想象里拽了回来,我快步走回了宿舍,同学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含糊着说在操场跑步了。  上到床上,我舒了口气,腿却开始发抖,心也砰砰的剧烈跳动。刚才的缠绵,我太激动了。  那天夜里,我在被我里始终挂着笑容,那是最真的笑容,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那样的夜晚,自然会做梦,梦里的主角自然也是我和小越……  我分开小越的双腿,将坚硬多时的肉棒插进小越的蜜穴,似乎没有什么阻力,我疯狂的抽插,小越不住的呻吟,插了好久,突然小越的面容越来越模糊,我的精液喷薄而出……  第二天早晨,我发现我梦遗了。                (二)  七年没有见到小越了,在这个深夜,我坐在电脑前,把我们以前的一些点滴打出来,贴上去,就如同把那份回忆从心里挖出来追忆,像看电影一样,一幕幕划过眼前,有太多值得看的,如果真是部电影,可能要比六季的美剧还要长,这部电影静静的躺在我心里,每一个小贴画,都不曾忘记。  学校不让早恋,我们秘密进行。  上课的时候有时我会故意往后仰着身子等小越来锤我的背,狡诈的小越每次都会有不同的花招来对付我,有时是笔尖扎一下,还会趁我胳膊张开伸手在我腋下挠我痒痒然后看我出洋相偷笑,也有可能突然往后撤下课桌晃我。下课我会扒开她桌上的书堆,然后朝后坐着静静趴在她面前看她忙东忙西或嬉戏打闹。后来,小越会监督我学习,不许我上课打闹,虽然她经常上课主动来戳弄我。  小越外表是个很安静的姑娘,无辜的大眼睛经常会发呆,平时却很活泼。她多愁善感,有时会问我别人眼里的她怎么样,很敏感。但也很坚强独立,这点从后来她长时间一个人在济南独立生活能证明。小越的性格里带有男子的豪爽,但也有温柔、脆弱。小越也是个倔强的丫头,她认准的事情很难改变,于是她学习并不是很好了,虽然很努力。而生活里,她后来所表现的,完全是倔强带来的坚持和不屈。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很像,后来当我的性格基本定型时,我发现我们有着太多共同点,出格程度不同的特立独行。不依靠别人,不善于求人。  其实青春期的叛逆让我那时候大多数时候都过的不是很好,而有了小越以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的愉快,我觉得生活没我想得那么糟——正相反,生活简直太美好了。  晚上,我们会在教室亲热。但大都是亲吻和上半身的抚摸,我会扒开她衣服抚摸小越的乳房玩弄她乳头,我很想做爱,但事实是那个学期剩余的时间里我甚至都没有把手再伸到小越的下身。唯一发展了的,是某次我让小越隔着裤子摸到了我的阴茎。那一摸,差点让我內射,内裤里射~  我依然会写情书给小越,并且我到现在也认为,那时候的我,文笔还是不错的,不像现在回忆这些时完全不会组合文字了。小越的回信会把称呼写成我名字拼音开头字母,后来再我的强烈要求下开始写老公,但要求写老公的信我必须销毁以防别人看见。而我为了看她亲手写出的老公也会爽快的答应,以至于现在我留着的,没有一封称呼是老公。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我们分手的时候小越托人带给我很厚的一摞信封,里面全是我写给她的情书,从始至终的每一封都有。那些信我藏在家里最隐蔽的角落。只是再也不会看。印象深刻的是其中有一封我们在几张纸上写短的对话,那几张情书也是我现在唯一能找到的小越的笔迹。那几张信纸里,小越的文笔工整,仔细,干净;而我的字迹虽然故作工整,但还是潦草,有随时漫天飞的感觉。如果允许,过几天照两张照片传到这个帖的回帖里。  很快,在我和小越嬉戏打闹亲热缠绵的时候,时间飞快的到了期末考试、放寒假的时候。成绩考的还不错,最后离校的头天晚上,我们依旧在教室里约会,依旧是亲吻、抚摸。而那次我却细心的发现,小越的乳房比起我们第一次亲热时似乎大了,也更有弹性了。  没有功课的寒假做完作业很轻松,但见不到小越的日子也很苦,小越家在我们学校所在的镇子上开饭店,老家却是隔壁区的。我们只能偶尔打电话联系下诉说思念之情。  轰隆隆的鞭炮爆竹声里,我这么大了,从小就这样的概念,过一个春节,长一岁。  风雨飘摇的这么大,激情四射的这么大。  那个春节,是记忆里最幸福的春节,有心爱的女孩思念,有美满幸福的家庭。                (三)  寒假一晃而过,我们终于回到了学校,以往没有一次假期这样期盼着回开学,因为现在有了小越,我可爱的小越。  现在每天都是春暖花开,性吧有我,那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小越似乎跟那个季节一样,开始发春了。因为教室里经常会刮进柳絮杨絮,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一切都是从我和小越开始同桌开始的。  初二第二学期开始后的前半段,我和小越的身体接触也没有实质上的发展,直到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老师调桌,我们坐在了一起,我靠墙,小越在我右边外面,在往外还有两名同学,依次是一个女生一个男生。  我会每天观察小越穿什么样的内衣,甚至从裤腰处看她穿什么颜色的内裤。我们会在桌子地下手拉手,会在桌子底下用手指打架,在桌面上胳膊紧紧的靠在一起,或者用书本掩护在桌面上我们手在一起。我也会抚摸小越的大腿,把手掌朝上放到小越的屁股下面然后抓着她屁股对她坏笑,每当这时候,小越就会瞪我一眼或者狠狠的轻轻打我。我把手放到小越大腿内侧的时候,小越就会夹紧双腿让我的手不能自如活动,我们肆无忌惮的在课桌上下打情骂俏。  那年三月的某天,我在宿舍里地面上发现了几张在书上撕下来的纸,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部黄色小说,是一个完整的短篇,两头有上一个和下一个故事的结尾和开头。细细的品味一番后我坏笑起来……,那是个精彩的短篇,淫秽描写不是很多却很犀利露骨!  第二天上课,老师不讲课让我们思考自学的时候。  「越,看看这个,这个小说太好看了」我把那几张纸书放到越的眼前。  「你还看好东西么?」小越轻蔑的笑着白了我一眼,然后开始看。  我在仔细观察,小越看到描述云雨的情节时没有面色不自然,没有呼吸加重,也没有不住夹腿。很平淡的看完然后双手把那几张书搓成了一个纸团。  「哼,就知道你不看好东西,净些乱七八糟的,给你销毁了」  我:「…………」  可恶!  我抽冷子趁小越不防,从她手里夺下了纸团,「嘿嘿……」,然后冲她坏笑。小越捂着嘴没笑出声,娇媚可爱,净显无余。  看了几页课本,觉得学的差不多了,观察了下周围同学都在聚精会神的学习,我开始骚扰小越。  这个时候,都穿单裤了。那时候流行喇叭裤,小越就穿了一条牛仔喇叭裤。上身是一件针织外套加长袖格子纯棉衬衫。  我先把右边胳膊肘放在下面垫到我腿上,然后再把小臂弯到上面来手捉住小越鼓鼓的胸脯,小越敞开的外套正好挡住她另一侧的视线,微趴的姿势恰巧让乳房斜着朝下。  我一边隔着衬衫抓弄小越的乳房一边观察,小越稍转头斜瞪了我一眼,眼神充满略带狐媚的可爱,我放心的继续进行。  我轻巧的解开小越胸前一颗扣子,把手伸到里面,再手背贴着胸罩往里继续探行,直到手掌抓住乳房。我分开两根手指,把小越的小乳头夹在中间我动作开始变大,手指活动夹动乳头,手掌握着乳房挤压爱抚。小越的乳房在我手里像面团样挤弄抓扶,但我还是想更刺激,于是我慢慢的调整身体侧倾下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因为靠近我这边的乳房胸罩对我来说是朝外,左手上来我用手指捏弄乳头,手指朝着小越的身体向下夹着乳头点在乳晕上深陷进小越的乳房内直抵深处。  上着课,我双手在小越的衣服里,小越的乳房在我手里被揉搓、抓捏、点拨、挤弄、后面同学面前有高高的书堆,并不会发现我肩膀下面的动作。  两只手方便多了,也更舒服了,虽然经过几个月的不断抚摸,我已经很熟悉了小越的乳房,但第一次在课堂上抚摸,那种心理上的刺激还是让我热血澎湃,激动不已。小越虽然习惯了被我爱抚双乳,但在课桌上身边就有同学坐着的情况下也是惊喜交加,扭捏荡漾。  小越依旧低头看书,但我看得出她已经看不下去书了,身体微微的摇晃着,时而紧咬嘴唇,时而轻微双眼,呼吸声音不是很大,但胸脯起伏的幅度频率完全不再规律。  这时的小越,沉醉在双乳传出的快感上,两只乳头在我不断爱抚下慢慢变的硬起来,而更坚挺的乳头让我每一次夹弄拨弄幅度都会变大,小越开始偶尔会把呼吸声变大,但马上又控制住。  玩弄了大约十几分钟,期间小越几次想伸手上来都被我加重动作打断。突然,小越屛住呼吸,然后胸脯剧烈的起伏几下,再停下,再剧烈的起伏,我注意到小越反常的表现,这时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但我手上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爱抚小越迷人的双乳。  小越屏息的幅度越来越大,脸色潮红起来,我又玩弄了十几下,小越的身体突然从小腹到胸脯颤抖了两下,然后大幅的呼吸起来,又颤动一下后小越伸上来一只手来抓我的手,小越的手抓住我手腕,她的手心已经出满了汗,然后回头朝向我,迷离的眼神楚楚可怜,鬓边映着细微的汗珠……  我停下了动作,怕被同学老师发现,把右手拿到上面来胳膊肘支在课桌上手掌拍在头顶做思考状。左手依旧伸在小越怀里放到乳沟靠左的地方上面轻轻的抚慰着,小越调整了会儿呼吸,一只手拿到胸前,按在我的手上,大拇指轻轻的刮拭我的手背。  慢慢的,小越脸上的潮红开始褪去,恢复到原本嫩红的颜色,呼吸也开始均匀,我们两眼对视了下,会心一笑。小越看了下放在桌子上的电子表,快下课了,把手拿回到桌面,我用几个指头巧妙的扣上了小越的胸前扣子把手退了回来,我的手已经有肿胀酸麻的感觉,尤其是手指完全酸了以至于拿不住笔写字。  几分钟后下课了,小越起身调皮的冲我做了个鬼脸在书包里拿出一片护垫装在牛仔裤的屁股兜里快步走了出去。  若干年后,我在网上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性爱技巧及知识,偶尔会看到有文章介绍说单纯刺激女性乳头也可以达到性高潮我都会想起那次上课我的手在小越的衣服里。  也许,她那不是高潮,后来们做爱我拼命的爱抚她的乳房她都说再也没有过那次的感觉。  我在我们为数不多的性爱交流中问过小越那次的感觉。她说:「就像你抱着把我丢进了大海,随着波涛汹涌我就会上下起伏……,整个胸膛到小腹再到下面都发热、颤抖……,应该不是高潮吧,跟舔外面或者自己拨弄小豆豆还有进去后顶出来的那种感觉不一样……,比不上那两种的直接刺激,但绵软的更舒服、时间范围都大……我上厕所时腿都酸了,到了厕所里内裤已经湿透了,流到屁股上甚至屁股那块儿连牛仔裤都要湿透」。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gzy748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